艺术作品的“难度”【betway官网手机版】

  当代艺术, 观念迭出,形式百样,无奇不有
,特别吸引人们的眼球。可是大多数作品在令我们感觉新鲜之后,往往很快就只剩下莫名的乏味。特别是经过这许多年与世界接轨和洋为中用,多数人已不再容易仅为新奇而感动。以至于逢新作展,如果不是非得捧场,不少人多会选择不去看了。专业圈子之外的人失去了以往的激情是因为见多不怪,看不看都无所谓。搞艺术的人则是从专业的角度衡量这类新作的观念和样式,不看也知是怎么回事儿,似乎少了点能让人觉得了不起,可值得一览的东西。少了什么呢?少的是艺术的术,艺术的这个术字,其实是包含了很多手艺,技术的意义和概念的,缺了这一半,少了比他人在手艺,技术上难以达到的高度,作品便至少失去了百分之五十的吸引力。这是当代艺术许多作品何以缺少生命力的致命的弊处。可见,艺术作品的难度也许应该成为我们衡量五花八门的当代艺术时,除了新之外,另一个不可缺少的,重要的评判因素。潘行健先生的艺术创作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这是他历来坚持的独特之处。他新创作的立交系列作品,非常富有当代的气息。作为版画,无论是在艺术理念上,还是风格形式上,都令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潘先生对木刻版画的艺术语言和技术有着长期的研究和深厚的修养。他的新作充分的运用了抽象、平面构成的因素。其中点,线,面的安排;黑,白,灰的分布;木刻刀法的艺术趣味;都让人感受到他在版画艺术上所达到的新的高度和成就。更让人难以捉摸的是,他掌控版画艺术印制准确、精美的能力这部分艺术专业上的东西,恐怕只有专业人士或者深具版画艺术修养的人才能领略其中的奥妙和高难度,佩服。

张 波 (旅美华人画家,策展人)2011年9月于美国芝加哥市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