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与历史同行》摘选

  潘行健的黑白木刻《啊!大海》、《土地》,木版水印《椰林深处》、《水乡世家》,木版油印套色《山城印象》等,多次参加全国美展、全国版画展和许多国际性及区域性展览。毕业留校后,他长期从事高等美术教育,并担任广州美术学院副院长主持教学科研工作。

  

  潘行健这次展出的作品与他老同学印象中过去那种高度写实具象的作品相去甚远,但他这种大跨度的改变,是一个渐变的过程。他这批作品的前奏是《立交》,城市的现代化,立交桥的出现和高速公路的建设是具有标志性的。由于立交桥和高速公路是几何构成的结构,画家如实地描绘这些几何构成的形体和直线,阴影和光线变化,就自然而然带有抽象的意味并不自觉地继续向抽象靠拢。在文学创作中,小说家都谈到,他们自己创作的文学形象,到一定火候往往会自动顺从逻辑推理的行为,将作家引导到意想不到的作品结尾。我将这一艺术创作过程称之为艺术对艺术家的牵引,前面提到邵增虎有这种现象,潘行健的黑白木刻版画也同样出现这种现象。从现实的抽象到抽象的艺术,一个辛勤的艺术家在持续的创作会从渐悟到顿悟,进而升入到一个更高的艺术境界。

摘自谭天《艺术与历史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