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时代的制高点迎接伟大时代的到来——周韶华艺术创作论

  一个八十四岁的老人,他的生命像自由的鸟儿,振翅飞翔在历史的大地和未来的星空之间。他时而仰望深邃的苍穹,时而俯瞰广袤辽阔的大地山川。漫天的星光和流云,在他身边掠过。五千年中华文明斑驳浩淼的历史陈迹,在他心中卷起拍天的巨浪。这是我漫步流连在神游东方周韶华艺术大展时的强烈印象。

  周韶华是一个具有强烈时代意识的艺术大家,是中国画家中最早意识到一个伟大时代即将来到的艺术家。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之交,中国的改革开放,尚处在风起于青萍之未的时候,他已经敏锐地意识到,一个有着七千年从未间断的文明、伟大而古老的民族正在进入一个前无古人、崭新辉煌的伟大时代。谁能意识到伟大时代的到来,谁就占领了艺术创作的时代制高点,谁就站在了艺术创作的时代前沿。就既能宏观俯瞰时代风云的变幻,又能第一时间直接体验感受到时代浪花的拍击。这个时代需要建构富于时代精神文化符号,需要相对应的气势磅礴的艺术创造和完整有体系的艺术图式。什么是时代精神?1984年5月20日他在给我的信里敏锐而深刻地指出,用最通俗的语言说,就是人心思富,国家思强。我们的创新,就是要追随时代的步伐,倾听时代的呼声,表达人民的情感,表现中华民族的灵魂。在许多艺术家或按兵不动或盲然躁动或彷徨左右莫衷一是的时候,他自觉地把这种萌动中还稍带着点朦胧的意识,变成了坚定不移的行动。从1981年起,他四次溯源而上顺流而下,从源头到海口,一路步行。在当时的艰苦环境下他不时赤脚卷着裤腿爬山涉水,总行程20000多公里,感受黄河这条中华民族母亲河悠远淼茫的历史、险峻壮丽的自然和博大深沉的情怀。在三门峡他目睹了从大秦王朝到开元天宝,一千三百年间,纤夫们经鬼门关激流,逆水而上,将下游冀鲁豫平原一百几十万担粮食运到西安而留下的脚印。他心潮澎湃:中华民族的历史正是由人民用纤绳拉着它前进的,是人民用石斧、锄头和双肩所创造的。1983年他以气势恢宏心潮逐浪的《大河寻源》组画,掀起新时代艺术自觉的第一道排浪。六十件新作,从自然、历史、人文各个向度把目光聚焦于黄河。从远古先民撷取的第一缕火光到渤海湾的灿烂晨曦,从黄河边阔步雄视的西汉石雕辟邪到到黄土高原放歌信天游的陕北牧民,观星台,古战场,油田的井架,竖立在黄河岸边的高压铁塔,大河上下的无限风光,一一被纳入艺术家的视野。他以时代之子炽烈的赤子之心与黄河倾心对话,赋予黄河这个被历代迁客骚人丹青高手吟咏表现过无数遍的母题,一种全新的充满时代气息的审美观照,特别是在中国山水画中从未出现过的那些青海湖月色、阳关古道、祁连山飞雪等意象,从而与一个业已过去的时代及其画风,作了彻底的决裂和义无反顾的告别。大山大江大漠大道,大手笔、大格局、大气象、大情怀。他黄钟大吕式对时代充满激情的歌唱,之于他所处那个时代所流行的或躁动或愤怒批判或怀斯型忧伤怀旧的画风,一如苏东坡大江东去大浪淘沙的豪放派之于宋代婉约成风的词坛,给长期孤芳自赏的文人画领域,给当时业已陈陈相因暮气沉沉的中国画坛,刮进了一股强劲的飓风,并且由此掀起了一股革故鼎新的大潮。诚如邵大箴先生指出的那样,如果把这股新潮流称作是气势派山水画的话,我认为,说韶华是开宗创派的人物,并不过分。其后三十年里,他不辞辛劳多次先后渡黄河、跨长江、奔大海,一举完成了他的艺术创作生涯中前无古人的三大战役,把万里长江胜景和无边无际的大海尽收眼底。80岁时,他竟像仰望星空的好奇儿童一样,将目光和笔墨投向了浩瀚的天宇,以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的气度和大风吹宇宙的气派,把太阳系、银河系、宇宙深处神秘瑰丽的天象神奇地倾泻到了宣纸之上。

  周韶华是一个具有深邃历史人文情怀的艺术大家。他厚今不薄古,把自己艺术创造的根须深扎进中华大地和传统文化的厚土之中,吮吸着人类历史上罕见的从未中断过的中华文明母体的乳汁。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可以说,回顾当今画坛,三十年如一日披星戴月不知疲倦不惮风霜雨雪用肉体、生命去满怀深情地抚摸、亲吻中华大地,全景式地把长江黄河源头的蛮荒之美到江河入海的无限壮丽,其间的大漠孤烟、阿尔泰山脚下绿草如茵的牧场、月光下圣洁的雪山、黄昏夕阳下行进在丝绸古道上的驼队摇弋的驼铃、掩映在遒劲古柏林间庄严的黄帝陵、壶口飞流直下气势澎湃的那片浑黄的瀑布、现代大工业的铿锵交响还有大海时而热情澎湃时而宁静如诗的无限风情,再现在宣纸上,唯有韶华先生。可以说,我们祖祖辈辈、世世代代繁衍、生存的被我们视若生命的这块土地,像家里父母兄弟姐妹一样熟悉的这块土地,通过周韶华如椽大笔的抒写,展现了她令我们怦然心动的极为惊艳的美丽。他对中国传统文化如此地一往情深用情专注,《梦溯仰韶》对远古先民原始图像的现代阐释,《荆楚狂歌》对楚文化的瑰丽灵魂的体悟,《汉唐雄风》对盛世大国青春豪迈气质的浪漫记忆,《征服大漠》中当代中国人创造伟力的图像建构:朴素简约的先民彩陶、殷商庄严狰狞的青铜礼器、荆楚大地云蒸霞蔚挟着一片巫神腾飞气息的漆器丝帛纹样、汉唐凝重大气的石雕砖刻、庄子逍遥云天的奇思妙想、屈原沉江撕裂人心的瞬间、庄严的佛陀灵动的飞天、东坡泛舟的周郎赤壁荒漠中挺立的井架,这些中华文化中最具标志性的文化积淀,点燃了他激情和灵感的火焰。他全方位地用艺术语言把中国传统文化的迷人风致无限情韵,气势壮阔地展现在国人的眼前,极大地增强了国人对中华民族悠远历史的文化认同文化归属。几千年中华文明中最令我们引以为豪的文化符号,以如此空前规模加以艺术的重组、再现,在中国绘画史上,非韶华先生莫属。成似容易却艰辛,其间的苦修钻研和艺术转换,唯亲历亲为者方知其中甘苦冷暖。

  周韶华是一个具有清晰而坚定艺术理念的艺术大家。在艺术理论上,他有自己一套的想法。他清醒地意识到理论是照射心灵的阳光,而不像有些艺术家视理论为望而生畏的艰涩之物,为一无所用之废物。他对艺术理论用功甚勤。在当代中国画坛上,他高屋建瓴第一次提纲契领地明确提出了抱一为天下式、天人合一的抱一论,博采众长、为我所用的综合论,大视野大格局艺术思维的全方位观照论,以中国画为中心横向移植国内外的民间的姐妹艺术中的元素、跳过元明清以近沿汉唐秦楚不断上溯直至仰韶文化的横向移植和隔代遗传论等,对后来中国画的创作实践和当代发展产生了巨大推动作用的理论命题。在他的长篇论文《大河寻源记》里我们可以看到,这些美术理论是富于生命活力的活着的理论。它们在时间的进程中,不断被画家本人和他同时代的艺术家们丰富着、实践着。放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文化语境里,他的这些理论建树,无疑是极具远见独树一帜的。他的艺术理论不是零敲碎打的是系统完整的,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的即兴随想而是深思熟虑的结晶。艺术理论之于艺术创造,当然不是万能的。但是一个完全没有理论意识的艺术家,就如在茫茫黑夜中低头赶路的行者,难免在莽原和丛林里迷失方向。而一个有坚定理论主张的艺术家,则头顶永远有着闪亮的北斗,路再长远再复杂,也可以看到自己艺术追求途中一间间温暖的小屋摇曳着暖人的灯光。正是这种几乎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已经开始清晰、完整、颇有系统的理论烛照,让周韶华先生胸中天、地、人融贯一体,过去、现在、未来相连。让他的笔下的艺术世界呈现出传统与现代契合,东方与西方融汇的沉雄浑茫的宏大气象。

  周韶华是一个不知疲倦不断创新的艺术大家。他视野所见的山川大河莽原,不仅郭熙范宽董源荆浩李唐马远夏圭这些古典山水大师未曾见过,就是黄宾虹张大千傅抱石李可染石鲁陆俨少这些当代山水画大家也从未看到。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大河寻源》始,周韶华开创了一套最能表现大山大川艺术对象内在精神气质、与其一套想法最相匹配的一套高度综合浑然一体的画法。以极具创新意识富于时代气息的笔墨、色彩和图式,接纳着时代的八面来风、新鲜滋养。应了鲁迅先生的拿来主义,在观念和艺术层面,他从建构现代中国画为元点,广泛借鉴吸收了抽象派、结构主义、硬边艺术、象征主义、表现主义、观念艺术、极简主义各种文化要素、现代手法,为我所驱。在风格和技术层面,国画、版画、油画、水彩画各种画类画法,拓印、拼贴、工艺、肌理效果的各种技法,国画、水彩、油画、丙烯、化染的各种颜料,为我所用,极大地丰富、拓宽了中国画的艺术语汇,极大地强化了国画的现代感。在图式上,他追求与现代审美趣味相呼应的力量、简洁、明快的整体造型,力戒过于纤细过于浮靡的细枝末节。而所有这些的移植嫁接都和中国画本体水乳交融浑然不隔。其中殊为难能可贵的是,他千变万化却始终保持了中国画特有的书写性,尤其是那些2米多到近8米的巨制里,如在《九龙奔江》、《虎啸龙吟浪排空》、《刘公岛》中,书写特有的线条、韵味、节奏,那股生生不息的运动回环如高天流云。观赏他的画,必须如观赏戏剧观赏IMAX电影那样在场,直接领受泰山压顶扑面而来的摇撼人心的强大视觉冲击力。为了展现仰韶彩陶纹样独有的原始本真的美,它借鉴了版画大块面对比的图案化处理;为了突显汉唐盛世博大浑厚的盛世气象,他大胆採用现代的拼贴,将自己精心收藏的汉唐雕塑砖刻的原拓组合进画面。众所周知,中国画追随时代全面创新的意识觉醒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崛起的85新潮。而周韶华的创新探索要整整领先了五、六年!而且三十多年来他从未停下过创新探索的脚步!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创造是历史前进的熊熊火炬。从投身文艺创作事业的那一天起,终身不知疲倦的创新、突破,成为他艺术之树常青的源源不竭的动力

  周韶华先生三十多年的艺术创作,经历了黄河、长江、大海、太空的创作历程。这些点,恰恰对应了韶华先生人生的基本要素。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他出身于山东。发轫自齐鲁大地的儒家文化确立了他人生的基座,孔子学说中士人独有的天下忧乐在心的家国情怀和兴亡在肩的担当意识奠定了他的基本人格,使他的艺术始终有着泰山和大地一般的厚重感。他后来工作、创作在荆楚之地。相对中原而言,荆楚地处偏远,江河湖泊星罗棋布,又和兄弟少数民族文化上多有交流,有着巫觋、庄骚那种不可言说的神秘和想象。楚文化给了他看取大自然天人合一的视角和宇宙观,给他的心灵灌注以飞升、浪漫的对梦幻和奇幻的强烈好奇心,以及由此而来的不可遏制的创作激情。这使他的作品,厚重而不失灵动,在磅礴威严的崇山峻岭中时常会极诗情画意地流泻出一弯清流,在一片蛮荒的莽原上突然会奇迹般地冒出一抹翠绿。他出生海边,一岁父亲出海生死不明、8岁丧母、11岁闯关东的沉重记忆,特别是12岁即投身革命的经历,则赋予了他苦孩子的倔强和战士才有的大海般永不停歇,永不言败,永远持枪出击的艺术品性和人格。最后是现代中国人飞向太空探索宇宙的飞天梦。他以艺术的方式和艺术的形象,回答了梵高提出的困惑着所有现代人的命题: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那里去?从空间形式上讲,我们的民族我们的国家我们的艺术,从黄河、长江的源头一路咆哮千回百折奔向浩瀚的大海;从历史文化上讲,我们从远古走到今天,正一步步走向无限广阔的未来。周韶华的绘画贯穿了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全过程,印证了当代中国史诗般波澜壮阔的历程,是这个时代精神和思想的肖像,是一个充满了历史况味的文化寓言,是中国画三十多年苦心营造主体文化、建构现代品质、不懈探索的缩影。它们给面临千难万险必须攻坚克难才能赢得未来的中国人,提供了一份弥足珍贵的文化精神动力。

  中国正庄严而坚定地行进在民族复兴的伟大征程中。世界在寻找在等待中国石破天惊的声音,在期待中国文化的声音,期待不同于西方当代艺术的、当代中国艺术的别样风采。西方主流博物馆近年开始主动而有规模地接纳中国水墨画,就是一个春江水暖的预兆。伴随经济全球化一体化的大潮,必须坚持文化多元多样多彩的格局。我们必须自问,在三十年高速经历了西方艺术一百多年完成的当代化过程后,属于中国艺术的自己的当代性在哪里?我们应该向当代世界奉献什么质地什么品格的当代品性的中国艺术?是亦步亦趋地跟在西方当代艺术的后面邯郸学步,还是沉湎陶醉在历史文化的辉煌里不思进取?时至今日,我们的艺术家要面对、承继历代文化艺术先贤创造的波澜壮阔的文化长河,创造出无愧于他们的新时代的光荣与梦想。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天人相究、天人合一,自然存在和中国人生命生存和谐地对话、交响,在中国文化原有的丰厚土地上,以充分的文化自信去创造。在世界文化发展的大格局中,逐渐赢得并扩大与外部世界平等对话的文化话语权,逐渐改变文化上西强我弱的被动局面。这是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历史使命。这使命,是压力更是动力。

  这是我们面临的全新的文化语境,它需要几代中国艺术家、文化人不懈的共同努力。周韶华是这个语境中勇敢的先行者。他给了我们很多很多的启示。

2013-9-16于瑞金医院

九龙奔江之一 纸本水墨 144cm365cm 1998年

虎啸龙吟浪排空 纸本水墨 195cm770cm 200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