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烂的十年—— 关于潘行健《立交》系列版画的感想

  我还记忆犹新,早在八十年代后期,我离开了广美到美国纽约学习现代艺术,有幸拜访了当代著名的艺术大师羅伯特羅申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的工作室,当我翻阅着他送给我并签了名的画册,里面有他近十年的作品,其中有相当部分是他当时的代表作,我忍不住说:你在这不到十年的时间,竟能创作出这么多的优秀作品,真让人震惊!羅申伯格露出憨厚的微笑,走进我身边低声说:尽管是一个成功的艺术家,都很难拥有几个灿烂的十年。

  灿烂的十年,我感到潘行健在退休前后的十年,创作出这批《立交》木刻组画,是在他创作观念以及在艺术创作上的一个突破和发展,也就是他艺术生命中最可贵灿烂的十年!

  潘行健这批木刻组画,并不是表现《立交》的本身,也不只是画家反映这十年来对社会环境的认知,而更强烈地反映画家整个人生成长的内心感受,岁月的情怀,历程的积累。这种力争摆脱旧模式的艺术创作观念,尝试一种表达自由的感受形态,也奠定了他探索抽象绘画语言的基础。

  抽象绘画,应是一种无负重感的表达形态,不是对自然事物表象的塑造,而是更加倾向于画家内心情感的宣泄。抽象艺术的高低之分取决于艺术家的审美,是反映在画面所有元素之间的微妙关系,所以抽象画通常要比写实绘画更难把握。而潘行健这批《立交》组画却充分发挥偏向抽象的形式,利用其固有木刻制作程序的局限性,创作出具有个性的版画艺术语言。

  在潘行健这系列版画中,《擎天》是他当前审美诉求的一件代表作,虽然还遗留着一些旧的痕迹,但毕竟开创了他自己一个新的发展天地。这幅画的正方形构图,以及黑白灰几大色块的微妙构成,营造了一种雄伟开阔的气势。我觉得,如果淡化了画面上的两个符号形象,这张画也许会更加令人寻味。

  我的同事,美国艺术评论家卡尔杰森(Karl
Jensen)教授,通过我的电脑观赏了潘行健的这批木刻组画,兴奋地说:欣赏了潘先生的作品,正如品尝了一顿丰盛而别致的午餐。

灿烂的十年—— 关于潘行健《立交》系列版画的感想。  潘行健这批《立交》组画作品,是他艺术上的一个升华。
我相信,将有另外一个灿烂的十年期待着他

  陈保平(美国旧金山美术大学(Academy of Art
University)美术研究院教授,研究生导师,硕士学位评审常务委员。)2010年于美国三潘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