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生日记一【betway官网手机版】

往南江途中看山

  昨晚临行前,恰逢好友著名画家魏广君、李晓柱,「收藏家」杂志秦佳等突然造访,真喜出望外,几年不见,广君兄鬓间偶添银丝,知岁月无情,人生须臾。然兄画艺精进,而不负岁月也。

老牛山下卧,双鸭戏溪间。近有烟柳色,远撷暮云还。

  我欲请诸兄退舍中小餐,晓柱兄客气请众人往国粹苑一海鲜楼大块朵颐。席间举杯换盏,人有微醺之意,客散去至退舍,乘酒酣耳热之际,正巧宜兴著名紫砂壶艺家黄松兄拿来自己费时半年所精心制作其紫砂精品二十余件,见壶生欢喜心,手痒心畅,欲小试刀技。

  昨日欢聚花溪东舍,知我们画山水,一友点出其微信调来图片几帧,我看到几张照片云气迷漓,远山近水,堪可入画。遂问此等为哪方佳山水也,友相顾而笑答,这里是南江大峡谷之春景,据此不过一小时路程,我当即与知竹、黄松二人订下次日去釆风写生之想,经友人力荐,三人均意欲前往。

  些许壶我只用一小时三十分光㬌即完成。壶上或山僧、或庙堂、或古松、或溪涧、或老梅、或秋花及春兰,刀与壶的喳喳作响,看得知竹、张涛二兄心惊肉跳。然最心动者非制壶家黄松莫属,知竹兄后来叙述,黄松当时看程先生刻壶,秉住呼吸,手心出汗,可以理解,这可是其半年的心血,让我刹那刻就。

  老郭回贵阳,诸事要亲自安排,比在外地忙多了,心想人怕出名猪怕壮啊。上午十点才得以一见老郭尊容,呵!今天只是写生,又没什么演出,他却穿上了新的阿玛尼夹克,真是人要衣裳马要鞍,老郭着上名牌行头,着实精神倍增。近十点三十分我们的车才缓缓地上路。

二〇一三年四月十三日往延安途中

  车往南江,一路风光无限。然到得大峡谷景区门前,见停车场已无虚位,我即建议另寻他处。我一向不喜欢人海如潮的游览,哪怕绝佳风光也断然放弃。一次也是节日陪友登八达岭长城,只见人头攒动,人挤人脸贴脸,只能半步半步地往前移,真不胜其烦。以后的日子我均避开节假期出行,以使自己能寻一个安闲之所在。